【思考笔记】认知和阐释

从客观的方向对认识过程做分析,首先要区分实在与投影和心理表象的关系。世界是它存在本身:对象(或者说”实在“)不是我们的言语,而是我们的言语指向的那个存在;它也不是我们的认知中的那个心理表象,也不是它在某一个角度投射出来的象或投影(心理表象是人类接受象的信号后产生的主观内容)。实在在不同的维度、方向、距离上投射出投影(“象”),就好像一个物件在三维空间中,朝不同的空间方向投射出影子。投影是客观的,无偏误的。但人的认知——心理表象——不是如此:客观的投影编码后通过信号的形式,传递到人的感受器被接受,这个过程中存在信道噪音干扰导致的信号失真,存在解码的偏误,信息的丢失。

而在人类语言信号处理过程中,保证信号解码无误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归根结底,语言本身是符号,是实在的代号,它指向实在但是终究还是社会创造的产物,是人类模糊的共识。对于实物词我们尚且能保持较高的共识度【定义:假设群体中有n个个体,对于群体中的个体i(i∈[1,n]),他对于一个词汇A的定义范围记作DAi,那么DAi的残差平方和越小,共识度越大】。然而对于一些抽象概念,人们的定义可能存在较大的偏差。由于此,文本在传播过程中,由于不同人的解读不同而产生了新的阐释,并因此产生了原意的消解和变化——延异由此出现。所以在文学中阐释学才有了存在的意义,也因此读者被赋予了接收者以外的角色,拥有了主体地位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